小小浔

在下日常不定时更新魔道动漫壁纸。各位道友小可爱可以自行抱走(〃∇〃)(魔卡壁纸也不定时更新欧~)

抱来了空间小姐姐的彩虹桥*罒▽罒*
快看,那是从河里飞出来的彩虹(*/ω\*)

许愿|ω・)و ̑̑༉
是双彩虹哟ヽ(•̀ω•́ )ゝ

k

十三月的星轨:

半决赛给小樱来一票吧 救救小樱
lof b站 qq用户都在转发抽奖范围内
投好后请私聊发一下截图和qq号 感谢。

【薛晓】识破梦中事,却道痴人梦

@神止鸣 说好写一篇七夕贺文
到最后自己也不知道写了什么
第一次摸薛晓摸到心痛
摸摸良心T_T
在下回来修文了

如蜜一般的过往,却是竭力忆起无法割舍的美好。

“道长,今儿集市可是人挤人,我挪脚换个摊子买菜都费了老大的劲,要累死我了。”

说话的少年懒洋洋地挎着个篮子靠在门口,又嚷嚷道,“小瞎子你快点出来,没看见我都累得走不了动吗?”

“哼,你都知道我是个瞎子,还让我出来帮你提篮子?没门,你就在那待着吧!”

阿菁坐在屋里很没好气地吼了一句,任凭他在外面如何无赖撒泼权当听不见。

“我还是出去看看吧,他可能是真的累了。”

“别啊,道长。”阿菁拉住道长,朝门口那人喊,“能不能消停点,道长都要去接你那破菜篮了,快点滚进来。”

“道长,你别出来了,我这就进去。”少年扯嗓子回了句,晃晃悠悠地往屋里走。

“呵,终于舍得进来了。”阿菁知道他进了屋,当然是话里带刺。

“小瞎子说话注意点,小心我揍你。”少年很不满地看了眼那白瞳小丫头。

“有本事来啊,我还怕你不成。”阿菁没再理他,就丢了个问题给身旁的人,“对了道长,今天我听见那些姐姐们说要去买什么红绳,她们要做什么啊?”

“嗯……按你们这么说,今日应该是七夕。”那男子声音温润,身着一袭白衣,眼睛上却裹着绷带,显然是无法视物的。

“啊,就是道长以前说的牛郎织女的故事吧!”

“切,”少年听着她语气里满满的憧憬与向往,嫌弃地开口“不就是那个牵牛的和下凡仙女嘛,有什么好玩的。”

“你懂什么啊!”

“真没见识,外面不都是这么讲的嘛。”

“才不是,你就是在瞎说。”阿菁被少年气得像只炸了毛的小狐狸,说话声又提高了几分。
道长轻笑一声,好声好气地开口劝道,“你们不要吵了,毕竟都是世间传了千百遍的故事了,难免会有不同。”

“你看,道长都这么说了,你个小瞎子再不依不饶的话,小心我不客气。”他当然知道阿菁是看不见的,却还是挥了挥拳头,也不知道在做给谁看。
阿菁不为所动,又问,“道长啊,你讲的故事又是从哪听来的呢?”

“是师姐讲给我听的。她呀,虽然随性自在,却难得是个温柔的人。还记得她曾说过,若遇见倾心之人,不论其出身贵贱,是否门当户对,只求情投意合,愿携手共白头,像那织女和牛郎一样。”
说话间,他的脸上尽是温暖欢喜,语尽的一瞬,不易察觉地闪过了几分失落哀伤。

“那红绳有什么用?”阿菁歪着头,还是不解其意。

“七夕也是乞巧之日,听闻这一天姑娘们会拿着红绳在月下穿针孔,祈求自己能像织女一样心灵手巧。”

“哈哈,小瞎子看不见,织女肯定是不喜欢她的,怕是这辈子也嫁不出去咯。”
那少年故意咬重字音,阿菁忍不住又吼了句,“你个混蛋 滚一边去。”

“等阿菁到了及笄的年纪,是要寻个好人家安排婚事了。”

“我才不要离开道长呢。”阿菁作势就要哭闹起来。

“你一直赖着不走,道长可养不起你这张嘴。”

“那你呢?你不也天天吃着闲饭不做事,还好意思说我?!”

对付他阿菁也算是得心应手,三言两语就能吵得不可开交。

“你可别忘了,你天天吃的菜可都是谁买回来的;道长出去夜猎,又是谁在他身边帮忙的。这些你做的到吗?”

“我,我……”阿菁被噎得一时语塞,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。

“时辰也不早了,我去做饭了。”道长一句缓了刚才的尴尬出了门,少年提了菜篮子就跟在他后面。

“篮子给我吧,你去歇一歇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“好吧。”道长见他不给,也就收了手。

厨房里,少年笑得眉眼弯弯,露着一颗俏皮的虎牙,蹲在旁边看着道长生火。

“你出去吧,厨房里尽是烟会呛到你的。”

“没事。”少年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,笑嘻嘻地说,“我去帮你洗菜。”

“好。”道长笑得淡淡的,可笑意却一直不散。
好像有他在身边,自己每天都是这样的,真好。
那少年端了装好水的木盆回来,把篮子里的菜一样一样地放进去,皱个眉头像是在想什么,他抬眼看了看道长,又低头去看水里的菜。

“道长啊”,语气还是那样懒懒散散,“你真的决定以后要把那小瞎子嫁出去?”

“对啊,总不能让她一直守在我身边。”

“那你身边可就剩下我一个人了。”

“对啊,”道长想了想,说,“到了那时候,我身边就只有你了。”
那少年把菜洗了一遍又一遍,也浑然不知。

“你就没想过,要是连我也不管你了呢?”

“不会吧。”道长手里拿起木柴,却一口答个干脆,也不知从哪来的信心。

“嗯,当然不会了。”他又笑嘻嘻起来,那水盆也被他推到了一边。

“道长,瞧你脸上蹭的,我帮你擦擦。”少年用袖子擦去了道长脸上的烟灰痕,很是满意地点点头。

“还有吗?”

“有,可多了呢。”

见道长问他,就忍不住逗他两句。

“又胡闹了。”

“嘿嘿,道长啊,我是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
只要,你不让我离开,我绝不会走。

“嗯,今晚想吃什么。”

“做什么我都爱吃啊,我看着火,你去炒菜吧。”

“也好,”道长起身把位子让给了少年,笑着说,“身边能有你们两个,不光是机缘巧合,也是我修来的福份啊。”

“关那死丫头什么事,明明我才是。再说了,”那少年笑上了,“这以后能陪你过这七夕的可只有我,那丫头可是要陪她郎君心上人的。”

“哈哈。”

“对吧。”少年听见他的笑声,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“道长,你喜欢我吗?”

“喜欢。”

少年总是这样讲,他早已习惯了。

“那我也喜欢你。”

管你是哪个喜欢,反正我就是喜欢你。

凄厉的笛声骤然响起,少年眼前的一切变得扭曲起来,将道长卷入其间。他喊不出,就伸出手要拉住他翻飞的衣角,却在触到的瞬间,化成了无数的碎片飘在空中,倏然间,不见了。

“道长!”少年猛地睁开眼,入眼尽是枯败凄凉之境,那刚刚的所有不过是一场梦。

“我居然在这里睡着了,难道是道长惦记我,就来到了我的梦里?”

他自嘲地说着,这可是痴人说梦啊。

“那个人来了。”少年看着躺在棺内的道长,像从前唠家常一样。

“只要他出手,你就能醒过来。”

就能回到我身边了。

“等我回来。”

少年用力拉上了棺盖,头也不回地出了义庄。

后来,

那成日笑嘻嘻的少年没再回来。

那位白衣眼盲的道长也没能醒来。

【占tag致歉】

入叶蓝坑不久,求各位太太推荐几个相关的本子。求到就删_(´_`」 ∠)_

【追凌】七夕贺文·逢君回首,思君朝与暮

成功写完七夕贺文的在下激动到无语轮次

拖延症严重的我感到了一瞬间的欣慰

不定时更新很惭愧,不写贺文更惭愧

提前祝大家七夕快乐

话不多说,正文开始ヽ(•̀ω•́ )ゝ

  “谁这么晚来找我啊。”金凌不解地嘀咕着朝偏厅走去。

    刚守卫来报时他也是一怔,想了片刻还是决定去见见,就派人请来客去偏厅候着。
 
  “见过金宗主。”听见厅外响起熟悉的脚步声,厅内人就起身向外迎。
 
  “思追?怎么是你啊。”金凌看清了他的模样,更是不解了。
 
  “许久不见金宗主,蓝某甚是挂念。”
 
  金凌没说什么,目光扫过那些家仆心下了然,挥挥手让他们出去了。
 
  “行啦,那些人都走了,你就用不着和我客套了吧。”
 
  思追看着眼前的人,笑着点了点头,道:“阿凌,我们出去逛逛吧。”
 
  “逛逛?去哪啊?”金凌下意识向门外望去,又说,“看这天色也不早了,还有什么地方可去么?”
 
  “你随我出去便知道了。”金凌也没多问,拉着思追七转八拐的从一处小门悄悄出了金麟台。
 
  “这集市今晚怎么这么热闹啊?”金凌走在思追身旁,打量着熙攘的人群,小贩们的吆喝声更是不绝于耳。
 
  “公子可是看中了这同心结?今日若和心仪的人佩上,来世可都是能遇到啊……”
 
  “真,真的不用,不用。”金凌慌张地摆脱了小贩过分热情的招呼,挤到思追身边又问句,“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
 
  “今日是农历七月初七。”正说着,思追又将身侧的人拉近了点。

  “七月初七?那又怎么了?”金凌还是不明白地摇摇头。
 
  “七月初七又叫七夕节,相传今天是牛郎织女在鹊桥上相会的日子。”
 
  金凌却还是追问,“那牛郎和织女又是谁啊?”
 
   看见思追眼里那稍纵即逝的诧异,金凌又连忙说:“思追,你知道的,我从小就是在舅舅身边长大,他确实是打心眼儿里疼我,但他可不会讲故事,你就给我讲讲好了。”

  那时候,我还没遇见你们,又哪有什么真心的朋友来谈天说地。

  “我讲的自然是没有说书先生来得生动有趣,阿凌不嫌弃就好。”

  “怎么会,我听着呢。”金凌想绕到思追身前,却发现自己的手被紧握着,根本没法抽出来。

  “人太多,别走散了。”思追被他一扯,面上微微一红,小声解释道。

  “我知道了,你快点讲吧。”金凌也没挣脱,索性更紧地反握住他。

  “古时候,凡世间有位放牛的少年郎。那一日他正在田间赶着牛耕地,就遇见了一位姿色天然的姑娘。”

  “她就是织女?”

  “嗯。织女是王母娘娘最疼爱的小女儿,那日她是偷偷下凡来到人间的。”

 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,金凌眉眼弯弯地又问了句,“那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?”

  “是啊,他们一见倾心,认准了对方就是自己的命定之人,就以天地为证许下了长相厮守的誓言。”

  “可织女既然是王母的女儿又怎么能与凡人结为夫妻呢?”

  “阿凌说的不错,”思追顺了顺金凌翘起的马尾,接着说,“王母娘娘发现后就遣了天兵天把织女带回了天庭。”

  “牛郎见织女被带走后伤心欲绝,决心要寻回织女,就踏上了漫漫长路。”

  “哦,这就该叫做寻妻之路了。”金凌嘻嘻一笑,摇了摇牵着思追的手。

  “翻过了无数座山,穿过了无数条河,他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织女,可惜……”

  思追的声音一停,金凌就更急了,“可惜什么,他不是已经找到织女了么。”

  “王母娘娘见如此都无法拆散他们,就拔下了头上的发簪,在二人之间划过,那划过的地方成了一条牛郎无法逾越长河,那河就是天河。”

  金凌没想到会是这样,一时间也没出声,思追就接着往下讲,“他们就隔着那天河,日日夜夜遥遥望着对方,却连对方的衣角都摸不到。他们真挚的情谊感动了河岸两旁的喜鹊,它们就决定每年让他们能真正地来到对方身边一次。”

  金凌接着思追的话继续说,“它们就用自己的身体架起了鹊桥。”

  “七夕节也就这样被流传了下来,而这一天也成了与自己倾心之人表露真情的日子。”

  “你早就说过了嘛,而且我喜欢你,你现在也是知道的。”

  金凌说的很是自然,思追听了也笑着说,“我知道阿凌是心悦我的。”

  “那里有放河灯许愿的啊,我们去看看吧。”
金凌拉着思追往河岸走去,不消一刻,二人手中就各端着一个小巧精致的莲花灯。

  花灯入水,顺着夏夜里的风轻轻巧巧地漂过了桥洞,不见了踪迹。

  目送着载愿而走的花灯,他们就静静地站在那里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 “阿凌,你怎么不问我许了什么愿望?”

  金凌看了思追一眼,“愿望说出来可就不灵了。”

  “告诉阿凌并不妨事,况且许愿更应该是心诚则灵。”

  “那你许了什么愿?”

  “我希望,”思追看向金凌,目光真挚而纯粹,“阿凌能喜乐康健,若能与我共白头且长相厮守,就是我毕生所求了。”

  看着眼前的少年,金凌只觉得心里像打翻了私藏多年的蜜罐,被蜜泼洒得甜津津的,可眼眶却微微湿了。

  “神明会答应你的。”

  “嗯?什么”路上人来人往,思追当然是听不清金凌小声的答语。

  “思追,”金凌低下了头,看着同思追的紧紧相扣的十指,“如果我什么都没有了,还笨手笨脚的只会添乱,你还会喜欢我吗?”

  “要是真有那么一天,我一定会把你时时带在身边。即使你什么都不会做的、什么都做不好,但对我来说,那都并不值得烦恼。我还会一如既往地爱你,可能会比现在更欢喜。”

  “为什么?”金凌抬起头,看着思追浸满温情的双眼。

  他不明白,这是为什么。

  “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更好的去保护你,也不用担心你会被人抢走了。”

  “不过,你刚刚的假想是不会发生的。”思追轻轻将金凌楼入怀中,慢慢收紧怀抱。

  被抱住的那一刻,金凌听到他强劲有力的心跳,一下又一下,渐渐充斥了心房,满满的,不留丁点空隙。

  “你不会什么都没有,因为,我一直都在这里。”

  思追的呼吸还停在耳边,这一句话却在金凌的脑海里重复了千遍万遍。

  你不过只是站在那里,却似汹涌的潮水铺天盖地占据了我世界的全部,让我再没法去容下其他人,眼里心里只有一个你,也只能是你。

  金凌踮起脚尖,蜻蜓点水般吻在了思追的嘴角,面上飞红,凑在他耳边,“和你在一起只有今生是不够的,来世我要更早找到你,你还是要先喜欢上我,知不知道?”

  “好。”

  不单来世今生,若逢君回首,思君朝与暮,可愿?

【追凌】二十四节气·惊蛰

今天先发一篇正文,再更新的大概就是追凌的七夕贺文了(目前只理出了思路=_=)悄悄爆个料,下一篇正文将会出场一位女孩子,是二十四节气里私设的人物ヽ(•̀ω•́ )ゝ在她的身上会有意想不到的展开哦。
话不多说,正文开始。

惊蛰——春暮驻,日沉月升,寻枝头皎皎

  “哟,三位客官回来了。今儿一早看这天还挺好的,这会儿怎下了这么大的雨哟。”客栈的小伙计连忙赶下楼,又说,“唉,您三位这衣服可都湿透了。幸好掌柜的提前叫咱们备下了热水候着几位呢。快上楼泡泡澡驱驱寒,我去叫厨子熬些姜汤来……”

  伙计嘟囔着进了厨房,追、仪二人面面相觑,一时间还没晃过神来。

  “你们俩在那想什么呢,上楼啊。”金凌站在楼梯上看着呆呆的二人,无奈道“云梦的人都这样热心肠的,瞧瞧你们俩,跟没见过世面似的,快点上来,怪丢人的。”

  “说谁丢人呢说谁呢。”景仪作势要去打他,却不想金凌避了过去,“我现在可没功夫陪你闹,你先回屋去吧,我找思追有些事。”

  “哼,神神秘秘的,难道还是我听不得的事?”嘴上嘟囔着,景仪还是朝自己的房间去了。

  “金凌,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思追走得较景仪慢些,这时也停在了金凌身边。

  “那个,就是,你还有没有多余的衣服,我走得急忘了带。先说一下啊,我可不是非要向你借,看蓝景仪平时那样肯定不能多带的……”

  金凌说得自己面上一窘,也不知道自己刚刚颠三倒四地说了哪些话。

  “你随我去取吧。”思追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耳根,微微笑了笑,又道,“不过,我较你高些,衣服应该会略大,当下倒是勉强能穿。”

  “哦。”金凌也不多话,跟在思追后面朝房间走去。

  “给。”思追取了衣服交给了候在门外的金凌,“快回房吧,染上了风寒就不好了。”

  三人各自在房间里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,一日间赶路的疲惫也去了大半,整个人说不出的轻松。
思追这边穿好衣服刚推开房门,就看见了金凌从房里出来。

  平日里飞扬的马尾此时因沾了水服服帖帖地垂在肩背,思追的一袭白衣常服穿在金凌身上也并无违和,褪去了金星雪浪袍的他更显得几分乖巧通透,眉间的一点丹砂倒添了些灵动。

  金凌甩了甩头发,随手提了下稍长的衣袖,正瞧见思追站在那儿便开口,“你的常服也都是和蓝家校服一样的白色?”

  “算是吧,我对这些倒没什么好讲究的。叫景仪出来一起下楼吧。”

  思追说着,来到了景仪的房间,刚要抬手叩门,房门就被里面的人拉开了,就看见了景仪那张笑得过分的脸。

  “景仪,你……”思追下意识后退一步。

  “哎呀,放心啊,我当然没事的。你们二位聊完啦?”

  景仪笑嘻嘻地跨出门槛,转头看向金凌的一瞬间差点摔了个跟头。

  “不是吧大小姐,你这身上穿的是谁的衣服啊?思追,这是你的?!”

  “用不着你这样的吧!”金凌哼了一声,干脆不理二人,自己气呼呼的下楼了。

  “景仪啊,要注意……唉。”思追没说什么,匆匆去赶上金凌。

  “不是,我没什么意思啊,就是他冷不丁换了一身白我真反应过来。”

  景仪委屈巴巴地看着楼梯上以前以后的二人,一时间觉得自己更郁闷了。

  “金凌,景仪他……”

  “我知道他没什么意思,只不过是唬唬他,你这么着急作甚,看不惯我耍脾气?”

  “不……不是的,我还以为你真生气了。”思追被刚刚的一席话惊了一下,连连摆手解释。

  “好啦,我又没怪你,你紧张什么。”金凌自是不知身后之人是何等窘迫。

  “田家娘子你先别急着哭啊,有什么事说出来大家好一起想办法呀。”

  听见掌柜的劝说,连后追上来的景仪也没急着发话,静静地站在追凌身旁。
  “我,我家丈夫今早就上了山打柴,可现在,连晚些去的邻家阿三都回了家,他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啊,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们这一家子可怎么活啊……”

  “掌柜,容我打断一下,这位妇人口中的阿三是何时上山的。”三人端着小伙计盛好的姜汤,思追突然发问却让另景仪金凌有些不解。

  “阿三是……过了晌午才走的。”

  唤作田家娘子的妇人胡乱擦了擦满脸的泪水,双眼已经哭得通红,稍稍平复了下心情才作答。”

  “那时候我们已经到客栈了吧?”

  “应该是。”

  景仪,金凌听着这边的动静,小声地议论着。

  “田家娘子啊,林宗主之前不是贴了布告,到今日晌午前都不能上山么,老田怎么就急这一时啊,唉。”

  “那布告上是怎么写的?”

  “说是这山上最近现了走尸,已经请人来处理,但怕伤到我们这些老百姓,这些天就不要上山了。”

  和掌柜几句交谈下来,思追显然是有了定夺。

  “田夫人,我们三人就是来清理山中走尸的。虽然走尸已除,但这件事我们不会坐视不理,定会给您一个交代,您请放心吧。”

  思追安抚着妇人,又从怀中掏出了一只钱袋,道“这些银两您先拿着,足够您过些日子了。”

  “小仙师使不得,你们能愿意帮奴家,奴家已经感激涕零了。这钱财是不能要的。”

  “田夫人,这钱您就收下吧,就当是我们的一片心意。”景仪拿过思追手中的钱袋,放在了田家娘子的手上。

  “这,这,奴家代一家老小谢过各位恩人了。”
送走了田家娘子,掌柜和小二也同三人搭上了话。

  “各位小仙师放心吧,平日我会叫自家婆娘多照看田家的。”

  思追点点头,道“那就只好麻烦掌柜了。”

  “再添碗姜汤吗?”这边思追和掌柜正谈些事情的细枝末节,小伙计就凑到了他们二人身边来。

  “那就麻烦小哥啦,顺便再多带一碗。”

  “嗯……麻烦了。”

  “好嘞。”小伙计被唤了一声小哥觉得这面上有了光,乐颠颠地端着空碗进了厨房。

  “想到什么原因了吗?”见思追过来,他们便围了上去。

  “还不是很清楚。”

  “那就直接去林家问个明白,他们家肯定知道什么。”见思追摇头,金凌倒是应得斩钉截铁。

  “那就说定了啊,来,喝了这姜汤就回去上床睡觉。”

  景仪嚷嚷着又接过小伙计手中的姜汤。

  而这一夜,自然不是每处都同这客栈里一样安然自在。

准备七夕贺文和正文……
对我来讲简直就是个浩瀚的工程
T^T

单独放了一张饮酒的江宗主
真的很喜欢他
真的挺心疼他
虽然最后才看清紫鸢的心意
但终究是知晓了
就不晚
就不慢

忘羡当然也是要放一组哒,
看见羡羡的小手伸向抹额的一瞬间,
为什么会想到醉酒汪叽的play⊙▽⊙
一瞬间笑瘫ヽ(•̀ω•́ )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