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浔

在下日常不定时更新魔道动漫壁纸。各位道友小可爱可以自行抱走(〃∇〃)(魔卡壁纸也不定时更新欧~)

【追凌】二十四节气·雨水

不看日也知道很久没更文了。。。还剩下不到一个月的空闲在下尽力把进度赶上T^T,如果有ooc的地方请见谅啦。小虾米写手瑟瑟发抖。
关于本文中出现的林家我说一下哈,在下文章中的林家肯定没有四大家族的实力雄厚,但是因其医术颇佳,且善采药制药,所以与各大家族间私下还是会有些来往的,今宗主林澈灵力低微,但几位兄长(还没想好名字)的实力是值得肯定的。兄弟中只有年纪最小的林澈已经成婚,且育有一女名婼字依岚,幼时丧母,林家的下一任宗主。话不多少,正文开始。

雨水——春日往,满城烟雨,览云雾初至。

“如果不是一开始就说是过来除邪祟我倒真觉得你们是偷跑出来玩的。”金凌跟着思追,景仪来到了一处极喧嚷热闹的集市,不由得疑惑发问,不待二人回答又接着问了一句“还有,你们确定这邪祟是在云梦这儿吗?”

“哎呀,我说大小姐,你能不能别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啊,这叫我们怎么回答啊?”景仪一路上就听着金凌在思追身边一刻不停地嘟嘟囔囔,现在又连问两个问题,忍不住要刺儿他几句。

“蓝景仪!我看你是不想好了,刚才喊我什么?!有本事你再叫一遍?!”金凌和景仪大概生来就如同水火不容一般,只要一见面就要吵个面红耳赤,不可开交,而近来更像是要把这种事情当成了两个人问候的家常便饭。

见二人马上又要爆发一场唇枪舌战,思追连忙将二人拉得更远些,“你们先不要吵,金凌,有什么事我们慢慢讲,景仪,你也少说两句吧。”

景仪哼了一声,自然不再和金凌吵嘴。

思追接着对金凌说:“是这样的,几日前泽芜君接到了林家宗主写的一封委托信,信上说此处附近的某座山上频频有走尸出没,周围百姓都惊恐难安,所以才希望蓝家能派人来根除这邪祟。”

“林家宗主……林澈么?”金凌皱了皱眉,“那他为什么不写信给舅舅偏要大老远地请你们姑苏人来。”

“当然是怕江宗主嫌他麻烦呗,区区几具走尸自家都处理不了,这要是传出去林家多没面子啊。”景仪随口应了金凌一句。

思追点点头,接着说“其实和景仪说的差不多,林宗主和泽芜君私下的交情还算不错,找我们来也算是有情可原了。”

“林氏一族精通医术,以采药制药为业,不该连低级走尸都对付不了啊。”金凌在云梦的时日颇多,对这些门派间的事也是有所耳闻。

“哈?难道你不知道林宗主灵力低微吗?”景仪下意识凑了过去,全然忘了刚才的一番争执。

“这个我倒是不知道,但是林宗主的几位兄长倒是很有名的,他们现在不在林家吗?”金凌下意识地看向思追。

“是的,你刚刚说的几位前辈现在都云游在外,并不在林家。”来这之前思追倒是从从泽芜君那里知道了一些林家的近况。

“好吧,那我们现在是要去林家么,可是,这条路好像不是吧。”金凌跟在思追后面挤在熙攘的人群中,真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举步维艰。

“既然只是些低阶走尸,想来我们三个人来处理倒是绰绰有余,就不必上门叨扰人家了。”思追说着,回身看看二人有没有跟上。

“诶,你走路专心点啊,别撞着人了。”金凌见着迎面有位农夫赶着驮货的毛驴过来,嘴上还提醒着,却已经把身前的人拉到了一旁。

“阿……,那个,金凌,谢谢你啊。”思追下意识要唤他阿凌,又觉得不妥,连忙住口改了称呼。可是怎么突然会这样叫他呢,是因为更熟悉了么……

眼瞧着思追说完话又开始默默地低头思索,景仪干脆挤到最前面,扭头说:“大小姐啊,你多看着他点儿,这会儿又不知道乱想些什么了。”

“哦……不是,蓝景仪你是不是没完了,叫谁大小姐呢?!”

“嗯?”思追被金凌突然吼的一嗓子吓了一跳,这才发现景仪已经走到他前面了,有些茫然地开口,“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“你还真是……唉……”金凌第一次找不准来形容思追的词,无奈地长叹一口气。

“嗯……从集市出来再向西走四里路大概就是了。”
听思追说完具体位置,三人也加快了行程的速度。

“呼——终于到啦。”景仪看着不远处的群山,欣喜地喊着。

“我们快上山吧。”思追和金凌二人一同说完,跟上了景仪。

到了山上,才发现确如林宗主所说只有些走尸,再无旁的阴邪之物。

即刻拔剑出鞘,三两下就消灭了眼前的一群走尸。

“只有这些了吧,还用不用再往山里去?”金凌收了岁华,朝山林的深处望去,只瞧见一团黑糊糊的雾,却什么也看不清。

“无需再进,林宗主需要清理的是初入山林的走尸群,并不让踏入山林深处。”

“不让?”听完思追的话,金凌就更是不解,“为什么不让?难道这山林中还有什么邪物么?”

“那我们哪知道啊,没办法,现在办完了事只能打道回府咯。”景仪晃悠悠地朝山下走去,突然间的一声巨响吓了他一激灵,差点摔下山坡。刚勉强稳住身形,就回头大声嚷嚷:“天哪,是有什么东西出来了吗?!”

“打个雷都能把你吓成这样,真没出息。”金凌回了他一句,对依旧望着山林沉思的思追,道“走啦,下山回客栈吧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思追两三步赶上金凌,又忍不住回头多看了几眼,却还是想不清楚其间的缘故。

“不是吧,雨来的这么快,快走啊。”景仪招呼着追、凌二人。继一声雷鸣后,突如其来的大雨如泼如倒般到了眼前。

“不对啊,今日本不该下雨的。”

“哎呀,快走了,你是想困在这山上吗?”金凌扯着思追向山下跑去。

而山林间的一团阴云,却不受大雨的分毫影响,萦绕其间久久不散去。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