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浔

在下日常不定时更新魔道动漫壁纸。各位道友小可爱可以自行抱走(〃∇〃)(魔卡壁纸也不定时更新欧~)

【追凌】二十四节气·惊蛰

今天先发一篇正文,再更新的大概就是追凌的七夕贺文了(目前只理出了思路=_=)悄悄爆个料,下一篇正文将会出场一位女孩子,是二十四节气里私设的人物ヽ(•̀ω•́ )ゝ在她的身上会有意想不到的展开哦。
话不多说,正文开始。

惊蛰——春暮驻,日沉月升,寻枝头皎皎

  “哟,三位客官回来了。今儿一早看这天还挺好的,这会儿怎下了这么大的雨哟。”客栈的小伙计连忙赶下楼,又说,“唉,您三位这衣服可都湿透了。幸好掌柜的提前叫咱们备下了热水候着几位呢。快上楼泡泡澡驱驱寒,我去叫厨子熬些姜汤来……”

  伙计嘟囔着进了厨房,追、仪二人面面相觑,一时间还没晃过神来。

  “你们俩在那想什么呢,上楼啊。”金凌站在楼梯上看着呆呆的二人,无奈道“云梦的人都这样热心肠的,瞧瞧你们俩,跟没见过世面似的,快点上来,怪丢人的。”

  “说谁丢人呢说谁呢。”景仪作势要去打他,却不想金凌避了过去,“我现在可没功夫陪你闹,你先回屋去吧,我找思追有些事。”

  “哼,神神秘秘的,难道还是我听不得的事?”嘴上嘟囔着,景仪还是朝自己的房间去了。

  “金凌,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思追走得较景仪慢些,这时也停在了金凌身边。

  “那个,就是,你还有没有多余的衣服,我走得急忘了带。先说一下啊,我可不是非要向你借,看蓝景仪平时那样肯定不能多带的……”

  金凌说得自己面上一窘,也不知道自己刚刚颠三倒四地说了哪些话。

  “你随我去取吧。”思追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耳根,微微笑了笑,又道,“不过,我较你高些,衣服应该会略大,当下倒是勉强能穿。”

  “哦。”金凌也不多话,跟在思追后面朝房间走去。

  “给。”思追取了衣服交给了候在门外的金凌,“快回房吧,染上了风寒就不好了。”

  三人各自在房间里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,一日间赶路的疲惫也去了大半,整个人说不出的轻松。
思追这边穿好衣服刚推开房门,就看见了金凌从房里出来。

  平日里飞扬的马尾此时因沾了水服服帖帖地垂在肩背,思追的一袭白衣常服穿在金凌身上也并无违和,褪去了金星雪浪袍的他更显得几分乖巧通透,眉间的一点丹砂倒添了些灵动。

  金凌甩了甩头发,随手提了下稍长的衣袖,正瞧见思追站在那儿便开口,“你的常服也都是和蓝家校服一样的白色?”

  “算是吧,我对这些倒没什么好讲究的。叫景仪出来一起下楼吧。”

  思追说着,来到了景仪的房间,刚要抬手叩门,房门就被里面的人拉开了,就看见了景仪那张笑得过分的脸。

  “景仪,你……”思追下意识后退一步。

  “哎呀,放心啊,我当然没事的。你们二位聊完啦?”

  景仪笑嘻嘻地跨出门槛,转头看向金凌的一瞬间差点摔了个跟头。

  “不是吧大小姐,你这身上穿的是谁的衣服啊?思追,这是你的?!”

  “用不着你这样的吧!”金凌哼了一声,干脆不理二人,自己气呼呼的下楼了。

  “景仪啊,要注意……唉。”思追没说什么,匆匆去赶上金凌。

  “不是,我没什么意思啊,就是他冷不丁换了一身白我真反应过来。”

  景仪委屈巴巴地看着楼梯上以前以后的二人,一时间觉得自己更郁闷了。

  “金凌,景仪他……”

  “我知道他没什么意思,只不过是唬唬他,你这么着急作甚,看不惯我耍脾气?”

  “不……不是的,我还以为你真生气了。”思追被刚刚的一席话惊了一下,连连摆手解释。

  “好啦,我又没怪你,你紧张什么。”金凌自是不知身后之人是何等窘迫。

  “田家娘子你先别急着哭啊,有什么事说出来大家好一起想办法呀。”

  听见掌柜的劝说,连后追上来的景仪也没急着发话,静静地站在追凌身旁。
  “我,我家丈夫今早就上了山打柴,可现在,连晚些去的邻家阿三都回了家,他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啊,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们这一家子可怎么活啊……”

  “掌柜,容我打断一下,这位妇人口中的阿三是何时上山的。”三人端着小伙计盛好的姜汤,思追突然发问却让另景仪金凌有些不解。

  “阿三是……过了晌午才走的。”

  唤作田家娘子的妇人胡乱擦了擦满脸的泪水,双眼已经哭得通红,稍稍平复了下心情才作答。”

  “那时候我们已经到客栈了吧?”

  “应该是。”

  景仪,金凌听着这边的动静,小声地议论着。

  “田家娘子啊,林宗主之前不是贴了布告,到今日晌午前都不能上山么,老田怎么就急这一时啊,唉。”

  “那布告上是怎么写的?”

  “说是这山上最近现了走尸,已经请人来处理,但怕伤到我们这些老百姓,这些天就不要上山了。”

  和掌柜几句交谈下来,思追显然是有了定夺。

  “田夫人,我们三人就是来清理山中走尸的。虽然走尸已除,但这件事我们不会坐视不理,定会给您一个交代,您请放心吧。”

  思追安抚着妇人,又从怀中掏出了一只钱袋,道“这些银两您先拿着,足够您过些日子了。”

  “小仙师使不得,你们能愿意帮奴家,奴家已经感激涕零了。这钱财是不能要的。”

  “田夫人,这钱您就收下吧,就当是我们的一片心意。”景仪拿过思追手中的钱袋,放在了田家娘子的手上。

  “这,这,奴家代一家老小谢过各位恩人了。”
送走了田家娘子,掌柜和小二也同三人搭上了话。

  “各位小仙师放心吧,平日我会叫自家婆娘多照看田家的。”

  思追点点头,道“那就只好麻烦掌柜了。”

  “再添碗姜汤吗?”这边思追和掌柜正谈些事情的细枝末节,小伙计就凑到了他们二人身边来。

  “那就麻烦小哥啦,顺便再多带一碗。”

  “嗯……麻烦了。”

  “好嘞。”小伙计被唤了一声小哥觉得这面上有了光,乐颠颠地端着空碗进了厨房。

  “想到什么原因了吗?”见思追过来,他们便围了上去。

  “还不是很清楚。”

  “那就直接去林家问个明白,他们家肯定知道什么。”见思追摇头,金凌倒是应得斩钉截铁。

  “那就说定了啊,来,喝了这姜汤就回去上床睡觉。”

  景仪嚷嚷着又接过小伙计手中的姜汤。

  而这一夜,自然不是每处都同这客栈里一样安然自在。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