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浔

在下日常不定时更新魔道动漫壁纸。各位道友小可爱可以自行抱走(〃∇〃)(魔卡壁纸也不定时更新欧~)

【追凌】七夕贺文·逢君回首,思君朝与暮

成功写完七夕贺文的在下激动到无语轮次

拖延症严重的我感到了一瞬间的欣慰

不定时更新很惭愧,不写贺文更惭愧

提前祝大家七夕快乐

话不多说,正文开始ヽ(•̀ω•́ )ゝ

  “谁这么晚来找我啊。”金凌不解地嘀咕着朝偏厅走去。

    刚守卫来报时他也是一怔,想了片刻还是决定去见见,就派人请来客去偏厅候着。
 
  “见过金宗主。”听见厅外响起熟悉的脚步声,厅内人就起身向外迎。
 
  “思追?怎么是你啊。”金凌看清了他的模样,更是不解了。
 
  “许久不见金宗主,蓝某甚是挂念。”
 
  金凌没说什么,目光扫过那些家仆心下了然,挥挥手让他们出去了。
 
  “行啦,那些人都走了,你就用不着和我客套了吧。”
 
  思追看着眼前的人,笑着点了点头,道:“阿凌,我们出去逛逛吧。”
 
  “逛逛?去哪啊?”金凌下意识向门外望去,又说,“看这天色也不早了,还有什么地方可去么?”
 
  “你随我出去便知道了。”金凌也没多问,拉着思追七转八拐的从一处小门悄悄出了金麟台。
 
  “这集市今晚怎么这么热闹啊?”金凌走在思追身旁,打量着熙攘的人群,小贩们的吆喝声更是不绝于耳。
 
  “公子可是看中了这同心结?今日若和心仪的人佩上,来世可都是能遇到啊……”
 
  “真,真的不用,不用。”金凌慌张地摆脱了小贩过分热情的招呼,挤到思追身边又问句,“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
 
  “今日是农历七月初七。”正说着,思追又将身侧的人拉近了点。

  “七月初七?那又怎么了?”金凌还是不明白地摇摇头。
 
  “七月初七又叫七夕节,相传今天是牛郎织女在鹊桥上相会的日子。”
 
  金凌却还是追问,“那牛郎和织女又是谁啊?”
 
   看见思追眼里那稍纵即逝的诧异,金凌又连忙说:“思追,你知道的,我从小就是在舅舅身边长大,他确实是打心眼儿里疼我,但他可不会讲故事,你就给我讲讲好了。”

  那时候,我还没遇见你们,又哪有什么真心的朋友来谈天说地。

  “我讲的自然是没有说书先生来得生动有趣,阿凌不嫌弃就好。”

  “怎么会,我听着呢。”金凌想绕到思追身前,却发现自己的手被紧握着,根本没法抽出来。

  “人太多,别走散了。”思追被他一扯,面上微微一红,小声解释道。

  “我知道了,你快点讲吧。”金凌也没挣脱,索性更紧地反握住他。

  “古时候,凡世间有位放牛的少年郎。那一日他正在田间赶着牛耕地,就遇见了一位姿色天然的姑娘。”

  “她就是织女?”

  “嗯。织女是王母娘娘最疼爱的小女儿,那日她是偷偷下凡来到人间的。”

 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,金凌眉眼弯弯地又问了句,“那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?”

  “是啊,他们一见倾心,认准了对方就是自己的命定之人,就以天地为证许下了长相厮守的誓言。”

  “可织女既然是王母的女儿又怎么能与凡人结为夫妻呢?”

  “阿凌说的不错,”思追顺了顺金凌翘起的马尾,接着说,“王母娘娘发现后就遣了天兵天把织女带回了天庭。”

  “牛郎见织女被带走后伤心欲绝,决心要寻回织女,就踏上了漫漫长路。”

  “哦,这就该叫做寻妻之路了。”金凌嘻嘻一笑,摇了摇牵着思追的手。

  “翻过了无数座山,穿过了无数条河,他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织女,可惜……”

  思追的声音一停,金凌就更急了,“可惜什么,他不是已经找到织女了么。”

  “王母娘娘见如此都无法拆散他们,就拔下了头上的发簪,在二人之间划过,那划过的地方成了一条牛郎无法逾越长河,就是天河。”

  金凌没想到会是这样,一时间也没出声,思追就接着往下讲,“他们就隔着那天河,日日夜夜遥遥望着对方,却连对方的衣角都摸不到。他们真挚的情谊感动了河岸两旁的喜鹊,它们就决定每年让他们能真正地来到对方身边一次。”

  金凌接着思追的话继续说,“它们就用自己的身体架起了鹊桥。”

  “七夕节也就这样被流传了下来,而这一天也成了与自己倾心之人表露真情的日子。”

  “你早就说过了嘛,而且我喜欢你,你现在也是知道的。”

  金凌说的很是自然,思追听了也笑着说,“我知道阿凌是心悦我的。”

  “那里有放河灯许愿的啊,我们去看看吧。”
金凌拉着思追往河岸走去,不消一刻,二人手中就各端着一个小巧精致的莲花灯。

  花灯入水,顺着夏夜里的风轻轻巧巧地漂过了桥洞,不见了踪迹。

  目送着载愿而走的花灯,他们就静静地站在那里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 “阿凌,你怎么不问我许了什么愿望?”

  金凌看了思追一眼,“愿望说出来可就不灵了。”

  “告诉阿凌并不妨事,况且许愿更应该是心诚则灵。”

  “那你许了什么愿?”

  “我希望,”思追看向金凌,目光真挚而纯粹,“阿凌能喜乐康健,若能与我共白头且长相厮守,就是我毕生所求了。”

  看着眼前的少年,金凌只觉得心里像打翻了私藏多年的蜜罐,被蜜泼洒得甜津津的,可眼眶却微微湿了。

  “神明会答应你的。”

  “嗯?什么”路上人来人往,思追当然是听不清金凌小声的答语。

  “思追,”金凌低下了头,看着同思追的紧紧相扣的十指,“如果我什么都没有了,还笨手笨脚的只会添乱,你还会喜欢我吗?”

  “要是真有那么一天,我一定会把你时时带在身边。即使你什么都不会做的、什么都做不好,但对我来说,那都并不值得烦恼。我还会一如既往地爱你,可能会比现在更欢喜。”

  “为什么?”金凌抬起头,看着思追浸满温情的双眼。

  他不明白,这是为什么。

  “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更好的去保护你,也不用担心你会被人抢走了。”

  “不过,你刚刚的假想是不会发生的。”思追轻轻将金凌楼入怀中,慢慢收紧怀抱。

  被抱住的那一刻,金凌听到他强劲有力的心跳,一下又一下,渐渐充斥了心房,满满的,不留丁点空隙。

  “你不会什么都没有,因为,我一直都在这里。”

  思追的呼吸还停在耳边,这一句话却在金凌的脑海里重复了千遍万遍。

  你不过只是站在那里,却似汹涌的潮水铺天盖地占据了我世界的全部,让我再没法去容下其他人,眼里心里只有一个你,也只能是你。

  金凌踮起脚尖,蜻蜓点水般吻在了思追的嘴角,面上飞红,凑在他耳边,“和你在一起只有今生是不够的,来世我要更早找到你,你还是要先喜欢上我,知不知道?”

  “好。”

  来世今生,若逢君回首,思君朝与暮,可愿?

评论(2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