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浔

在下日常不定时更新魔道动漫壁纸。各位道友小可爱可以自行抱走(〃∇〃)(魔卡壁纸也不定时更新欧~)

【薛晓】识破梦中事,却道痴人梦

@神止鸣 说好写一篇七夕贺文
到最后自己也不知道写了什么
第一次摸薛晓摸到心痛
摸摸良心T_T
在下回来修文了

如蜜一般的过往,却是竭力忆起无法割舍的美好。

“道长,今儿集市可是人挤人,我挪脚换个摊子买菜都费了老大的劲,要累死我了。”

说话的少年懒洋洋地挎着个篮子靠在门口,又嚷嚷道,“小瞎子你快点出来,没看见我都累得走不了动吗?”

“哼,你都知道我是个瞎子,还让我出来帮你提篮子?没门,你就在那待着吧!”

阿菁坐在屋里很没好气地吼了一句,任凭他在外面如何无赖撒泼权当听不见。

“我还是出去看看吧,他可能是真的累了。”

“别啊,道长。”阿菁拉住道长,朝门口那人喊,“能不能消停点,道长都要去接你那破菜篮了,快点滚进来。”

“道长,你别出来了,我这就进去。”少年扯嗓子回了句,晃晃悠悠地往屋里走。

“呵,终于舍得进来了。”阿菁知道他进了屋,当然是话里带刺。

“小瞎子说话注意点,小心我揍你。”少年很不满地看了眼那白瞳小丫头。

“有本事来啊,我还怕你不成。”阿菁没再理他,就丢了个问题给身旁的人,“对了道长,今天我听见那些姐姐们说要去买什么红绳,她们要做什么啊?”

“嗯……按你们这么说,今日应该是七夕。”那男子声音温润,身着一袭白衣,眼睛上却裹着绷带,显然是无法视物的。

“啊,就是道长以前说的牛郎织女的故事吧!”

“切,”少年听着她语气里满满的憧憬与向往,嫌弃地开口“不就是那个牵牛的和下凡仙女嘛,有什么好玩的。”

“你懂什么啊!”

“真没见识,外面不都是这么讲的嘛。”

“才不是,你就是在瞎说。”阿菁被少年气得像只炸了毛的小狐狸,说话声又提高了几分。
道长轻笑一声,好声好气地开口劝道,“你们不要吵了,毕竟都是世间传了千百遍的故事了,难免会有不同。”

“你看,道长都这么说了,你个小瞎子再不依不饶的话,小心我不客气。”他当然知道阿菁是看不见的,却还是挥了挥拳头,也不知道在做给谁看。
阿菁不为所动,又问,“道长啊,你讲的故事又是从哪听来的呢?”

“是师姐讲给我听的。她呀,虽然随性自在,却难得是个温柔的人。还记得她曾说过,若遇见倾心之人,不论其出身贵贱,是否门当户对,只求情投意合,愿携手共白头,像那织女和牛郎一样。”
说话间,他的脸上尽是温暖欢喜,语尽的一瞬,不易察觉地闪过了几分失落哀伤。

“那红绳有什么用?”阿菁歪着头,还是不解其意。

“七夕也是乞巧之日,听闻这一天姑娘们会拿着红绳在月下穿针孔,祈求自己能像织女一样心灵手巧。”

“哈哈,小瞎子看不见,织女肯定是不喜欢她的,怕是这辈子也嫁不出去咯。”
那少年故意咬重字音,阿菁忍不住又吼了句,“你个混蛋 滚一边去。”

“等阿菁到了及笄的年纪,是要寻个好人家安排婚事了。”

“我才不要离开道长呢。”阿菁作势就要哭闹起来。

“你一直赖着不走,道长可养不起你这张嘴。”

“那你呢?你不也天天吃着闲饭不做事,还好意思说我?!”

对付他阿菁也算是得心应手,三言两语就能吵得不可开交。

“你可别忘了,你天天吃的菜可都是谁买回来的;道长出去夜猎,又是谁在他身边帮忙的。这些你做的到吗?”

“我,我……”阿菁被噎得一时语塞,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。

“时辰也不早了,我去做饭了。”道长一句缓了刚才的尴尬出了门,少年提了菜篮子就跟在他后面。

“篮子给我吧,你去歇一歇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“好吧。”道长见他不给,也就收了手。

厨房里,少年笑得眉眼弯弯,露着一颗俏皮的虎牙,蹲在旁边看着道长生火。

“你出去吧,厨房里尽是烟会呛到你的。”

“没事。”少年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,笑嘻嘻地说,“我去帮你洗菜。”

“好。”道长笑得淡淡的,可笑意却一直不散。
好像有他在身边,自己每天都是这样的,真好。
那少年端了装好水的木盆回来,把篮子里的菜一样一样地放进去,皱个眉头像是在想什么,他抬眼看了看道长,又低头去看水里的菜。

“道长啊”,语气还是那样懒懒散散,“你真的决定以后要把那小瞎子嫁出去?”

“对啊,总不能让她一直守在我身边。”

“那你身边可就剩下我一个人了。”

“对啊,”道长想了想,说,“到了那时候,我身边就只有你了。”
那少年把菜洗了一遍又一遍,也浑然不知。

“你就没想过,要是连我也不管你了呢?”

“不会吧。”道长手里拿起木柴,却一口答个干脆,也不知从哪来的信心。

“嗯,当然不会了。”他又笑嘻嘻起来,那水盆也被他推到了一边。

“道长,瞧你脸上蹭的,我帮你擦擦。”少年用袖子擦去了道长脸上的烟灰痕,很是满意地点点头。

“还有吗?”

“有,可多了呢。”

见道长问他,就忍不住逗他两句。

“又胡闹了。”

“嘿嘿,道长啊,我是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
只要,你不让我离开,我绝不会走。

“嗯,今晚想吃什么。”

“做什么我都爱吃啊,我看着火,你去炒菜吧。”

“也好,”道长起身把位子让给了少年,笑着说,“身边能有你们两个,不光是机缘巧合,也是我修来的福份啊。”

“关那死丫头什么事,明明我才是。再说了,”那少年笑上了,“这以后能陪你过这七夕的可只有我,那丫头可是要陪她郎君心上人的。”

“哈哈。”

“对吧。”少年听见他的笑声,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“道长,你喜欢我吗?”

“喜欢。”

少年总是这样讲,他早已习惯了。

“那我也喜欢你。”

管你是哪个喜欢,反正我就是喜欢你。

凄厉的笛声骤然响起,少年眼前的一切变得扭曲起来,将道长卷入其间。他喊不出,就伸出手要拉住他翻飞的衣角,却在触到的瞬间,化成了无数的碎片飘在空中,倏然间,不见了。

“道长!”少年猛地睁开眼,入眼尽是枯败凄凉之境,那刚刚的所有不过是一场梦。

“我居然在这里睡着了,难道是道长惦记我,就来到了我的梦里?”

他自嘲地说着,这可是痴人说梦啊。

“那个人来了。”少年看着躺在棺内的道长,像从前唠家常一样。

“只要他出手,你就能醒过来。”

就能回到我身边了。

“等我回来。”

少年用力拉上了棺盖,头也不回地出了义庄。

后来,

那成日笑嘻嘻的少年没再回来。

那位白衣眼盲的道长也没能醒来。

评论(2)

热度(16)

  1. 神止鸣浮浔 转载了此文字